Home / 未分类 / 字幕网短视频?手机下载

字幕网短视频?手机下载

一艘新船建成後,必須得先試試水,才能確定它是否能堪當大任。

制作簡單的木筏,卻沒必要試水。

但當前這艘木筏卻有必要試一下,因為隻有四根木頭被捆在一起,當大浪襲來時,很有可能會把它掀翻,那麼需要李南方試試水,來檢測木筏哪一面的浮力比較大,就很重要瞭。

楊逍卻搶在李南方說話之前,喝令等等。

同樣,不等李南方回答,站在齊腰深水裡的艾微兒,抬手抹瞭把臉上的水,回頭冷笑道:“呵呵,你是怕他會趁機獨自逃生,不管我們嗎?放心,他可不是你這種冷血怪獸。”

楊逍絲毫不理睬艾微兒的冷嘲熱諷,在暴雨中,依然保持讓人討厭的高手風度,淡淡地說:“你放心他,我不放心。”

“那好,楊先生,請您去試水,好吧?”

艾微兒聳聳肩,左手抬起,做瞭個請的手勢時,臉上的譏誚更濃瞭。

楊逍怕水,地球人,哦,不,是小荒島上所有人都知道的事,尤其是在當前糟糕情況下。

“你上來。”

楊逍望著木筏,臉色轉變瞭幾下。

他讓艾微兒上來,就是想用她和漢姆倆人,都做人質,避免李南方會獨自逃走。

“你來推木筏下水嗎?”

艾微兒反問。

這時候,需要有人在水中配合李南方,趁大浪再次撲過來時,迅速把木筏陸地上推下去。

“那就都不要走瞭。”

楊逍根本不接艾微兒這個話題,隻是冷笑:“呵呵,你以為,我看不出你和我懷裡這個女人,始終在同床異夢,找機會除掉對方嗎?你是巴不得,她能被我挾持,你和李南方一起逃走的。”

“草,這時候你還沒忘記挑撥離間我們三個人的偉大——”

李南方氣急,再次破口大罵時,艾微兒卻伸手捂住瞭他的嘴巴。

接著,她就拿過一根沒用完的草繩,在腰間纏瞭一圈,牢牢打瞭個結,把繩頭扔向瞭楊逍。

楊逍抬手抓在瞭手裡。

艾微兒冷冷地問他:“這樣,你放心瞭吧?”

楊逍笑瞭下,沒說話。

其實,依著他對李南方的瞭解,隻需把懷孕的漢姆抓在手中,那廝也不會獨自逃生的。

可楊逍擔心,艾微兒會蠱惑李南方。

正如他所發現的那樣,艾微兒和漢姆,那絕對是同床異夢的。

兩個表面上一團和氣的女人,都在防備對方,尋找能把對方“合理鏟除”的好機會呢。

艾微兒跟隨李南方上瞭木筏後,萬一把他說服瞭,狠心扔下漢姆,一對狼狽為奸的男女,就此悠哉悠哉的遠去——到時候,楊逍就算把漢姆大卸八塊,又有什麼叫用處呢?

但隻要能把兩個女人都控制在手裡,就不怕李南方出什麼妖蛾子瞭。

“其實不用試的。”

回頭看瞭眼,已經來到數百米外的新一輪浪頭,李南方有些悶悶地說:“反正試不試水,我們都必須得上去瞭。”

“趁著浪頭還不是太大,試探一下更好。免得搞不清平衡,到水裡翻瞭。”

艾微兒嘴上說著,伸手在李南方後背上推瞭一把。

李南方無奈,隻得抬腿爬上木筏,伸手說:“那你小心些。千萬不要站在繩子跟前,以防被它割傷。”

木筏的尾端,系瞭一根草繩。

這根內裡夾雜瞭樹皮後很堅韌的草繩,是李南方試水成功後,艾微兒再把他迅速拉回來的唯一保障。

草繩的一頭,被系在一快大石頭上。

這根最粗的繩子,是艾微兒親自綁在上面的。

她不放心別人去幫,說什麼一旦繩子脫瞭,試水的木筏,就再也無法拉回來瞭。

李南方見她就站在這根繩子前,提醒她別被割傷,也是有道理的。

因為巨浪襲來後,木筏會猛地向前沖去。

這股子力量,是人力無法抗衡的,會在瞬間把草繩繃緊。

草繩在繃緊的瞬間,一旦纏住艾微兒的胳膊腿的,就有可能給她活生生的勒斷。

“我知道的,不用擔心。”

艾微兒點瞭點頭,回頭看著大浪撲來的方向,雙手抓住木筏,囑咐道:“註意,浪頭馬上就要來瞭。你再檢查下腰間的繩子。還有,別讓那些椰子沖走,那可是在大海上漂泊時的生命補給。”

李南方腰間也系著根繩子,與木筏捆在瞭一起,這是預防他會被沖下海。

“知道。”

李南方蹲下來,用草繩把幾個椰子,都捆在瞭木筏上。

浪頭來瞭。

這次比海平面,足足高出瞭七八米有餘。

有些頭暈的楊逍,左手勒著漢姆的脖子,右手抓著草繩,向高處退瞭幾步。

嘩——撲!

當大浪狠狠拍在巖石上,海水瞬間包圍瞭小島,也要把奮力推出木筏的艾微兒淹沒時,她忽然嘶聲尖叫:“李南方,記得愛我!”

借著浪頭兇猛的撲力,艾微兒這竭力一推,居然把木筏尾端給撐起半人高。

“什麼!?”

被海水狠狠拍打在木筏上的李南方,肯定聽到瞭艾微兒在喊什麼。

可他卻拒絕聽到的這句話。

艾微兒在奮力推出木筏後,就被海水淹沒,當然無法回答他的話。

可她卻能在海水迅速撤去時,抓住系著木筏的草繩,往懷裡猛地一拉。

她在系這根繩子時,沒誰註意到,她系的繩扣非常巧妙,隻需拉開一個活結,繩子就從大石頭上脫落瞭。

而此時,來勢兇猛的大浪,已經把載著李南方的木筏,催出瞭十多米遠。

沒有瞭繩子的拖拽後,木筏就像脫韁野馬,順著浪頭向前疾奔。

不再回頭。

等李南方察覺出不對勁,要想回來,那絕對是千難萬難瞭。

千萬被別指望他用手,能把沉重的木筏,逆水劃過來。

他要想回來,與艾微兒等人同生死共存亡,唯有跳海遊過來。

可是,他要想解開艾微兒仔細綁在他身上的草繩,也得需要十幾秒。

十幾秒的時間,這波時速肯定超過兩百公裡的浪頭,就能把他沖出至少百米遠。

到時候,就算他解開繩子,跳下水遊過來,新的一波浪頭,已經再次來臨。

會把徹底浮在大海中的他,沖的更遠。

艾微兒希望,李南方千萬不要試圖遊回來。

那樣,是找死。

“你沒必要陪我們一起死的。你傢裡,還有很多女人等你。李南方,希望你能記住我——”

望著眨眼間就沖到數十米外的木筏,艾微兒說到這兒時,就覺得腰間一緊,整個人居然從齊腰深的水裡飛瞭起來。

不等她發出一聲尖叫,身子就已經重重摔在瞭硬地上,疼得她眼前金星直冒。

“臭小婊,你這是找死!”

楊逍做夢也沒想到,艾微兒寧可犧牲她自己,犧牲肚子裡還懷著李南方孩子的漢姆,也要讓李南方獨自去逃生。

他也聽到瞭艾微兒對李南方嘶聲喊出的那句話。

他的反應,可比李南方要快多瞭,立即振臂,要把艾微兒拖回來,在她把繩子解開之前。

但繩子是松垮的。

等他把繩子繃緊,讓艾微兒好像劍魚那樣躍出水面時,木筏已經被大浪沖出幾十米遠瞭。

毫無疑問,李南方再也不會回來瞭。

就算真心想回來,在這種情況下,那也是癡人說夢。

沒有瞭李南方,滯留在島上的楊逍三人,就算不被大浪沖走,結果也隻能是孤老在這邊。

當然瞭,就算有李南方在身邊,他們可能也是同樣的結果。

可是多個人陪著倒黴,尤其這個人是李南方,那麼楊逍心裡就會好受些。

李南方,早晚都要死在他手中的。

無論,他是楊逍,還是楊棺棺!

可現在,李南方卻獨自脫出樊籠,順水漂流而去瞭。

楊逍很清楚李南方身體裡藏瞭個什麼,就像知道他的水性有多變態那樣。

有淹死在水裡的龍嗎?

所以,李南方能夠存活的可能性,超過百分之八十。

此時沒有任何的語言文字,能形容楊逍對艾微兒的痛恨。

“啊!”

當一道霹靂咔嚓在上方炸響時,楊逍猛地把漢姆推倒在瞭地上,嘶聲尖叫著,抬起右腳跺向艾微兒的心口。

他是恨死瞭這個臭女人!

這一腳,足夠把三十厘米的青石板跺裂,更何況嬌滴滴的美人兒?

胸口被硬生生跺塌陷,當場狂噴鮮血而亡,就是艾微兒的唯一下場!

而此時眼前發黑的艾微兒,當然不會做出任何反應。

她能做出反應,就能躲開楊逍這兇殘一腳?

可就在楊逍的右腳,即將跺在她心口時,動作卻猛地僵滯瞭下,向旁邊一閃,改為踩在瞭她左臂上。

喀嚓一聲脆響,楊逍一腳,就把艾微兒左臂跺斷瞭。

疼得女人淒聲慘叫著,身子猛地向上一挺,又咣當落下,雙眼翻白昏厥瞭過去。

“我絕不會讓你輕易死去的。我要讓你在臨死前,後悔你剛才做瞭什麼。”

楊逍聲音沙啞的嘶吼著,腳尖伸在艾微兒身下,稍稍一用力,女人就從地上飛瞭起來,被他抬手一抓,抓住瞭頭發,拖在地上,走向瞭漢姆。

漢姆被他重重推倒在瞭地上後,叫聲都沒發出一聲,隻是迅速蜷縮起瞭身子,雙手抱住瞭肚子,張大嘴巴,滿臉痛苦的樣子。

她這是動瞭胎氣。

楊逍不管這些。

他把李南方獨自逃生的憤怒,都要發在這兩個女人身上。

如果大浪席卷小島時,他會立即掐碎她們的咽喉。

如果——好吧,如果列代軒轅王保佑,他能活下去,那麼以後該怎麼折磨這兩個女人,就成瞭他打發時間的最佳方式。

他早就受夠瞭!

受夠瞭每天晚上一睜眼,就能聽到海水輕拍巖石,海鷗鳴叫的聲音。

受夠瞭,這三個男女隨地野戰,把他當做透明人,卻不知道他也有正常的反應。

尤其是白天時,他幾次差點沒忍住,以楊棺棺的樣子跑出來,把這兩個女人都扔大海,再逆推李南方。

哪怕,隨後就死。

可沒誰體諒他的痛苦。

他的,孤獨。

現在,楊逍要把這段時間所受的痛苦,都發泄在這兩個女人身上。

官路風雲

头像

About Author: